8.0

2022-08-31发布:

妈妈报警、六六道歉、资本弃子,到底谁令吴亦凡一步步跌落神坛?

精彩内容:

一個上午掉粉400萬,從頂流偶像到內娛被刑拘第一人,這是吳亦凡創造的又一個非凡紀錄。

但這個故事中最黑色幽默的是,報警的不是都美竹,而是吳亦凡的媽媽。是她報案說都美竹勒索,引起了後面的系列轉折。網友們現在都說,這真是親媽,大義滅親。

回到吳亦凡內娛頂流故事的開始,2014年,就在EXO演唱會開始前一周,吳亦凡突然離隊解約,繼而轉戰內娛市場,很快憑借在EXO的聲勢與神顔風生水起。

到中國一個月內,吳亦凡就以男主角身份加入徐靜蕾執導的電影《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影片由王朔擔任編劇,2015年初上映,被視作內娛粉絲電影的開端。吳亦凡獲得當年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新人獎。

2016年6月,吳亦凡深陷與多女子的傳聞,網紅小G娜曝光了和吳亦凡的親密照,引發吳亦凡粉絲圍攻,但事件很快風平浪靜,奇葩說王牌辯手馬薇薇表示,偶像睡粉,這不是粉絲福利嗎?作家六六惡評“女方”後說:把我們凡凡嚇著,毀了以後多少女粉絲的福利。

那兩年,吳亦凡先後出演了馮小剛的電影《老炮兒》,周星馳的電影《西遊伏妖篇》,當時吳亦凡粉絲紛紛認爲,這位內娛頂流已經同時成功打入港圈和京圈。一直到《青簪行》,已經從頂流跌落的吳亦凡依然得到劇方狠狠加戲待遇。

然而命運起伏難料,7月31日晚,朝陽區公安發布聲明稱:吳某凡(男,30歲,加拿大籍),目前已經被朝陽公安分局依法拘留,案件正在進步一偵查。

昔日力挺她的六六8月1日淩晨發博說,“要修德修口”。 蘇芒雖然沒有像六六那樣發文致歉,但悄悄刪除了當年力挺吳亦凡的博文。

曾經靠喊話吳亦凡爆紅的李雪琴,刪光了和吳亦凡有關的所有微博。昔日吳亦凡的內娛頭號鐵粉沈夢辰更直接取關吳亦凡。

仿佛一夜之間,吳亦凡從神壇重重跌落,離“大碗牢飯”只有一步之遙,雖然結局尚未寫定,但六年時光,形勢劇變,昔日頂流早已成爲今日法制咖,所有代言都已和他解約,曾經熱鬧的吳亦凡超話,和衆多資本與粉絲的愛一起煙消雲散。

有網友翻出了吳亦凡在2017年接受采訪的一段視頻,他在視頻中搖頭晃腦,說話眼神迷離,當時工作室解釋:“他在低聲唱歌”,還起訴過質疑的網友。如今耐人尋味的是,中國禁毒公衆號也轉發了吳亦凡被刑拘的通告。

《無極》有句台詞正好用在此處,“真正的速度你是看不見的,就像風起雲湧、日落月升。”

在吳亦凡親自主演的這部流量時代的魔幻大片裏,今日一切,命運早已埋下重重伏筆。

少年吳亦凡與母親的戰爭

吳亦凡幼年過得有些顛簸。

他1990年生于甘肅白銀,長于廣州。

吳媽媽天生麗質,卻因爲吳父濫情,十歲時與吳父離婚收場,吳亦凡判給了吳媽。

隨後吳亦凡跟隨母親移民加拿大。

恰在性格養成期,他一邊接觸到加拿大的開放社會風尚,一邊接受吳媽媽的嚴厲管束。他的穿著、學習、朋友圈,吳媽媽都要一一篩查,只要不符合她的要求,統統都要改!

當年她給吳亦凡定下了叁個遠大目標:考上名牌大學、學醫科、做醫生!

《人物》在2016年對吳亦凡有個報道,說打從13歲起,家裏遇到什麽事,母親總會下意識地說:“這個事是應該你們男人做的。”吳亦凡就會一聲不吭地去做了。母親面對記者,很是驕傲與欣慰。

然而吳亦凡越是被嚴厲管束,越是極力反抗,上了中學後,迎來叛逆期,不但學會遊戲人間,一度還愛上了打架。

期間吳亦凡曾返回廣州讀書兩年,那時的吳亦凡已經長到了一米八,很喜歡打籃球,被招進了校隊,參加了少年NBA中國初中籃球賽,還一舉拿到了華南地區的冠軍,夢想加入NBA。

但他媽媽沒有問他的意見就把他拽回加拿大,他後來說起來很是意難平。

在加拿大吳亦凡就讀于溫斯頓爵士邱吉爾中等學校,輕松的學習氛圍,開放的男女生關系,讓放棄了征戰NBA雄心壯志的吳亦凡找到了新的歡樂場。

日後20多位揭發吳亦凡的女孩子曬出的和吳亦凡的聊天記錄裏,無一不充滿了吳亦凡深情表白的痕迹,不知其愛的培育,是否肇始于此。

2007年,吳亦凡讀高二,SM公司在加拿大舉行全球選秀,吳亦凡背著母親報了名,最後成功入選,其實去參選,很大一部分是想脫離母親的控制。

母子倆因爲這件事大吵一架,最後不歡而散,吳亦凡頭也不回地去了韓國做練習生。

嚴厲的母親與表面恭順實則叛逆的兒子,這樣的親子關系在成年之後迎來一種決裂似乎是一種必然。而加重這種反抗色彩的是吳亦凡的第二段和“家人”的關系。

在他長達七年的SM生活裏,這台舉世聞名的巨大偶像流水線工廠進一步壓榨了吳亦凡的個人空間,在他心裏再度栽下了自由的種子,只要一讓他抓住機會,他一定會加倍奉還。

唱也不行跳也不行的EXO隊長

如今吳亦凡的韓國練習生生涯,很容易被描繪爲一段叛逆少年刻苦改變命運的故事。

但事實並非如此。

在EXO的舞台中,鹿晗時常站在最醒目的位置,鏡頭最多,表現及格,張藝興的舞蹈表現最佳,形體充滿力量,吳亦凡和黃子韬相對邊緣,但武術是黃子韬的必殺技。

而吳亦凡訓練時間最長,舞蹈表現卻是最差的。

後來他曾在韓國電台節目《神童的深深打破》裏自爆會裝病逃過訓練。即使是他的最佳表演舞台,依然被非粉絲吐槽踩點不准,肢體不協調。

而在演唱方面,音樂博主耳帝認爲吳亦凡唱功在“歸國四子”中墊底,比只練習幾個月就出道的黃子韬還不如,“發聲、音准、氣息都還有很大的問題,聲音漏氣、氣息很淺、音准很差,基本屬于不能唱現場的類型,他需要的是更多基本功的訓練。”

後來在《創造營》的女團練習室中,叁子重聚的對話或許讓人們找到了部分原因,當鹿晗說到當年公司對他們如何嚴厲的時候,吳亦凡說:“對,但我們對自己也沒有特別嚴厲。”

更准確地說,是吳亦凡自己,對自己沒有特別嚴厲。

但韓國偶像包裝確實厲害,不但把一個歌舞都不行的人定位于RAP擔當,還讓他擔任了隊長。

當年韓國公司爲他找到的爆點是藝能黑洞,營造出他的蠢萌、不自知的喜感,再加上他出衆的外貌,在團隊依然是最受歡迎的男偶像。

僅僅出道一年,EXO-M組合就獲得了“最受歡迎組合獎”,也收割了無數女粉絲的心。

得到了粉絲們的支持後,吳亦凡開始不想受SM的壓榨,最終給公司來了個釜底抽薪,演唱會前一周忽然甩手走人。

黃子韬曾在吳亦凡解約後發ins諷刺對方沒有擔當:“野心會伴隨許多人,但希望每個人都能夠善于運用。練習練得滿頭大汗,卻突然發現有一個人不會再回來的消息,演唱會又要11個人重新開始准備了,好累。”

進入國內市場的敲門磚,依然是吳亦凡的神顔。

2013年,有位粉絲發了篇貼子叫“這位機場遛白菜小哥,你是姐姐的理想型”。

圖片中的人是吳亦凡,他在長沙機場提著一只綠白相間的玩偶,以美貌在國內出圈。

有了這個鋪墊,當宣布解約進入中國市場,很快獲得了資本、粉絲和圈內人士的熱烈擁抱。

回國之後,他拿到的第一個資源是主演徐靜蕾執導的愛情片《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 影片豆瓣4.9,但票房3天破億,最終收獲2.74億。

吳母也早已放下當年兒子暴走韓國的怒氣,轉而成了兒子的團隊靈魂,也隨著吳亦凡一起回國,親手打造了吳亦凡團隊,並將在六年後,又親手送上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那都是後話。

話說EXO剛出道時,老粉曾經寫過一篇同人文《48小時》,內容是團隊成員在密室內大逃殺,只有吳亦凡活下來了,但他因爲殺人罪被逮捕,他媽拼命找律師撈他。

多年後故事的一部分成真,仿佛是一則提前做出的預言。

但在當時,憑借脫胎自韓國造星工廠的人設,帶著流水線上的工業痕迹,吳亦凡將在中國市場一夜騰空而起,愛他的粉絲們,將爲哥哥構建一座以流量供養的偶像神像。

直到神像驟然坍塌的那一天。

隨流量王朝風起雲湧,也隨著流量時代風雲退散

吳亦凡的到來,也標准著初代流量小生正式登上內娛大舞台。

徐靜蕾自稱是從新人照片堆裏挑中了吳亦凡,覺得他除了好看外,眼睛有故事,上映時還誇贊他演戲有靈氣,說一遍第二條就會有改善,看過電影的觀衆會茫然徐靜蕾說的靈氣到底是什麽。

唯一的解釋是:流量即人氣,人氣即靈氣。

不得不說吳亦凡的運氣是真的很好,一來中國就趕上了內娛流量 “好時代”,那幾年互聯網熱錢湧入,影視行業得以快速發展。2014年度,我國票房達到了296億元,相較前兩年增幅達到七成。

除了大環境好,“小鮮肉”和“流量明星”的概念,也是在那幾年從無到有到一度主宰一切。

像吳亦凡這樣的偶像,歌不行舞不行演戲不行,但可衡量的粉絲數量、粉絲購買力等數據,成爲市場給他定價的重要依據。

影視行業開始集中收割流量藝人的粉絲紅利,吳亦凡就被流量浪潮頂上風口浪尖。2014年的後半年,他一口氣接下《有一個地方只有我們知道》、《夏有喬木》、《老炮兒》、《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裏》4部電影。

當年華誼的王中磊和馮小剛都很喜歡吳亦凡,時不時就喊他去“聚會”,後來馮小剛、管虎都曾多次公開誇贊吳亦凡,稱贊他“單純的像一張白紙”。

有流量支撐,吳亦凡又迅速綁定港圈資源,先在《美人魚》小試牛刀,接著又拿到了《西遊伏妖篇》的主演電影資源。

2017年,《西遊伏妖篇》宣傳期間,周星馳、徐克,吳亦凡一起接受采訪。周星馳回憶起兩人第一次見面,吳亦凡說想演一些比較神經的角色。周星馳讓他當場表演了一段,看罷評價道:“這好像是抽筋而已,不是神經。”

記者問徐克緣何邀請帥哥參演,徐克反問哪有帥哥,記者指著吳亦凡驚呼“這還不帥?”,周星馳問吳亦凡“如果你不是帥哥我們幹嘛找你?”,吳亦凡說“一定是因爲我的演技好”。

聽罷徐克仰天大笑,周星馳直拍大腿,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在吳亦凡的流量巅峰期,甚至一度直通好萊塢,和D·J卡魯索、呂克·貝松這樣的國際大導合作,拍攝了《極限特工3》等好萊塢大片。

在好萊塢電影眼中,似乎用了吳亦凡,就等于“重視”了中國市場,“抓住”了中國觀衆。

就連來華宣傳《複聯》的羅素兄弟也曾表示:他是一個非常迷人,有才華的朋友。我們希望以後能夠合作。一旁的“獵鷹”聽了一臉茫然。

在那個流量奔湧的時代,似乎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吳亦凡的演技。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如今劇照被廣爲引用的《夏有喬木雅望天堂》,

片中吳亦凡的角色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女主是他的家庭教師,女主被壞人糟蹋後,他憤而偷家人的槍,對著壞人下半身一槍轟過去,最終入獄。

當年的吳亦凡年紀適合這個角色嗎?不重要了,就像他在《致青春2》中留下的“菩薩知道我有多難過嗎?”和“你欠我的用什麽還”的表情包表演,也都沒有影響影片票房穩定在3億左右。

在那個流量如日中天的年代,頂流哥哥們仿佛一個個自帶無敵buff,只要有粉絲肝到半夜做數據,奮不顧身制造“幽靈場”沖票房,菜鳥操作依然可以MVP。

吳亦凡甚至一度試圖進軍國際。

2016年11月4日,吳亦凡的英文單曲《July》在海外上線。粉絲花錢“屠榜”,讓世界都知道了有一個力壓A妹、Lady GAGA,占領北美音樂榜的#Kris WHO#。

流量的好日子好像無窮無盡,吳亦凡的星途在資本的助推下一路浩蕩向前,勢頭似乎無人能及。

然而潮水的退去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當多個項目連續失利,流量明星在影視市場上忽然就失靈了。

《西遊伏妖篇》票房不如預期,周星馳的票房號召力被鮮肉反噬只是一個開始,

真正讓吳亦凡在電影界走麥城還是《歐洲攻略》,這部梁朝偉也無法挽救的電影,在首日高開後,最終以1.5億票房終結了吳亦凡的票房神話。

然而資本永遠有滯後性。

即使吳亦凡的市場號召力已經肉眼可見地下滑,2017年播出的綜藝《72層奇樓》,有業內爆料人稱,當年節目組給吳亦凡的酬勞是8000萬,爲了搞定吳亦凡的檔期,還帶吳亦凡的母親吳秀芹在SKP消費了600萬元。

對此節目組給予了否認。

但吳亦凡事發後,《72層奇樓》的制片主任微博維權,表示至今仍因爲制片團隊被欠400多萬元。

好吧我相信節目方沒有花巨資請吳亦凡,那麽錢花在哪裏了呢?

就在各方以爲吳亦凡漸漸跌落頂流,沒想到新的傳奇從天而降。2018年爆款嘻哈綜藝裏,第一個出圈熱搜詞“freestyle",經過後期反複剪輯重播,成了吳亦凡的標志。“給我來一段freestyle”和“Skr~”火遍了那個夏天。

觀衆看他談起說唱理論似乎頭頭是道,加上節目塑造的專業形象,吳亦凡開啓了他事業第二春。

面對虎撲直男挑戰,《大碗寬面》又成爲他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2019年4月19日,吳亦凡在歌裏唱道:“快樂才是真谛,所以何必針鋒相對。無論是否是本意,這次轉變無疑又切中了大衆的娛樂口味,幾乎就是一首歌的時間,“群嘲”變成了“respect”。

這種形象轉變也爲吳亦凡構築了新的人設防禦牆。

2016年,小G娜爆料吳亦凡,明明是偶像失格,最後卻被娛樂化成了“睡粉是最好的明星福利”,事件雖然讓吳亦凡流失了一些粉絲,但他在國民認知度方面反而因此提高了不少,從扁平的“流量鮮肉”成爲了黑紅話題藝人。

到了2020年,吳亦凡被拍到地下室牽手秦牛正威,罵聲都被女生擔了,吳亦凡卻成了被坑的“傻白甜”,大衆又是一笑了之。

明明是很嚴肅的女性被傷害的社會事件,最後卻都被娛樂化成對吳亦凡的個人調侃:哥哥太傻了,不要害哥哥。

這個時期的吳亦凡,成功用娛樂精神消解了嘲諷與攻擊,也消解了負面事件本應帶給一個頂流偶像的沖擊。

于是資本依然押注吳亦凡。

《青簪行》原著中女主角是偵探,吳亦凡的角色只是給她打輔助的幕後支持。如果按原著拍,日後同框部分換人補拍會容易得多。

然而資本方的選擇是拼命加入吳亦凡的戲。

哪怕發胖後的吳亦凡,最重要也是唯一的優勢:外形,其實已經不複存在,他甚至因此獲得新外號“丙丙”:“‘凡凡’又名‘煩煩’,‘煩煩’不火了變成‘頁頁’,‘頁頁’胖了變成‘丙丙’。”

如今丙丙變成了“囚囚”。

流量的古怪邏輯在吳亦凡的身上暴露無疑,盡管因爲各種業務不在線而經曆了一系列項目撲街,粉絲流失,但大衆認知度已經打開,憑借各種話題熱度,仍然能夠維持不錯的商業價值,于是資本依然在他身上投注,新的資源又化作了新的實績和流量。

然而命運最後的伏筆或許早已悄悄埋下。

《青簪行》殺青時,吳亦凡接受采訪被問到以後再拍電視劇想演什麽類型的角色。吳亦凡放出豪言:“我覺得別再拍了吧,一部就絕唱了。”

業界估測《青簪行》的投資至少在3億元,更有消息稱,《青簪行》的投資金額或可達6億元,是s 定制劇,而現在劇集前途難測,吳亦凡再次成爲自己命運最好的預言大師。

Respect。

衆叛親離的吳亦凡,帶來了流量時代的挽歌

實際上吳亦凡早已不再站在流量巅峰。

流量們的“垮掉”從來都是漸進的而非突然下墜。

從2014年出現頂流這個名詞後,頂流換了一茬又一茬。四大叁小雙頂流叁爆爆,龔俊張哲瀚緊隨其後。

但吳亦凡的幸運的在于他搶占了流量時代的先機。

當年被韓國造星工業制作好的四個偶像突然一下子投入到中國市場,哪怕他在綜藝、電影、劇集、音樂方面無一精通,但作爲具有獨特時運的初代頂流,他無意踩對了公衆對藝人們的那種偏好:早期夢幻如星辰,後期憑借真實、自嘲再度圈粉。

一直到都美竹爆料前的戀情绯聞中,吳亦凡被若幹女性爆出有交往痕迹,一衆路人在內的網友對他的態度竟然是憐愛的。

吳亦凡似乎一直都是那麽幸運,然而運氣總有用完的一天。

直到都美竹爆料內容刷新了大衆的叁觀,其他女生也紛紛站出來,怒揭吳亦凡的真面目。

一直到7月底,吳亦凡在微博明星超話排名72,與其曾經的頂流地位不再匹配。不過依然不乏支持他的粉絲表示“等你回來”。

如今“吳亦凡超話”已經被關閉。

平安北京朝陽官微發布通報後,各大官媒紛紛下場評價吳亦凡事件。其中,人民日報官微直言:“法律面前沒有頂流,外國國籍也不是護身符,名氣再大也沒有豁免權,誰觸犯法律誰就要受到法律制裁”!

如果命運給吳母一次選擇,她還會選擇報警嗎?

吳亦凡小時候,有陣子喜歡上網玩遊戲,吳秀芹發現一次拔一次網線,從來不顧及吳亦凡的想法。

吳亦凡從回國之後,沒有長期穩定的團隊,他的團隊被稱爲吳叁月,團隊的靈魂人物顯然是是他母親。

2016年吳亦凡的绯聞對象小G娜爆出二人大量聊天記錄截圖和音頻指責吳亦凡對自己始亂終棄。這出醜聞之所以出圈是因爲其中不乏喜劇色彩,聊天中最出圈的金句是,“我媽來了,我媽真的來了”。

然而如今的吳母也無法阻止吳亦凡從頂流墜落谷底,昔日光輝灰飛煙滅。

因爲吳亦凡的倒掉,實則是流量時代的必然。

當有人公開表示“睡粉是明星爲粉絲帶來的最大福利”這句話的時候,這個圈子的畸形已經可見一斑。

狂熱追星並不是飯圈最大的問題,真正的問題飯圈已經逐漸成爲了滋生犯罪的溫床,吳亦凡被刑拘,更加證明罪惡一直存在于娛樂圈的暗面。

但畸形飯圈不可能永遠繼續。

有流量,不代表可以爲所欲爲。資本,也並不能只手遮天。

像吳亦凡這樣身無長技,惟有神顔,近年來甚至臉也不在線的偶像,依然能站在頂流數年,可見流量時代娛樂圈之怪現狀,荒誕到推理作家紫金陳都感歎是他腦子編不出來的程度。

但吳亦凡的現狀證明,小女孩不是那麽好騙了。

如今吳亦凡被群嘲,也和觀衆對流量和傲慢資本的忍耐已至極限有關。

吳亦凡會成爲壓倒流量時代的最後一根稻草嗎?不知道,但他肯定是爲流量時代釜底抽薪的那個人。

資本沒有感情,當流量明星失去價值,就是棄子。

放棄了這個再去捧其他人,流量遊戲繼續,但希望這枚棄子能讓資本學會收斂。

某種意義上說,正是這個流量體系的“寵溺”,讓吳亦凡這樣的流量明星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創造了吳亦凡這個流量神話的資本、粉絲和流量宇宙,最終爲他的命運埋下伏筆。

粉絲們愛哥哥的時候,說天長地久永不變,但如今吳亦凡8年老粉在線脫粉,發私信大罵:滾出中國,惡心玩意。

而女星葉璇現身紫金陳評論區說,“這個典型抓得好”。網友留言:看守所不大,也請哥哥忍一下。

初代頂流,就這樣在一部魔幻大片中改寫了自己的魔幻結局,也順帶送上了一首,流量時代的挽歌。